97.第97章 流氓界的一股泥石流! - 透视极品妖孽

97.第97章 流氓界的一股泥石流!

第二天清晨,林风早早起床,便去了教室。请大家搜索(书迷楼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 当其进入教室,其内的大部分学生已经来了,洛冰正无聊的坐在自己的位置,看着手里的一沓卡片,若有所思。 林风走到近前,看着洛冰手中厚厚的一沓卡片,不由笑着问道: “丈母娘,今天又收到一沓情书啊!看来我丈母爹已经在路上喽!” 丈母爹? 听到这个词,洛冰满头暴汗,俏脸刷的一下红透了起来: “你这个混蛋在胡说八道什么呢!这是送给你的!” 说完这话,洛冰便气哼哼的将这一沓情书扔给了林风。 “送……送给我的?”林风接住这沓情书,有些目瞪口呆。 艾玛,哥的英俊帅气隐藏这么深,难道现在暴露了吗? 会不会因为帅的天理难容,而被追杀? 真是好紧张!好忐忑!好期待! “咳咳……丈母娘,你……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!你竟然给我写情书?我老婆卵子小姐怎么办?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,曾经的白头偕老,你忍心破坏吗?” 林风说到这里,看向洛冰的那种目光,就像是在看一个大逆不道之辈一般: “还有,你的字怎么那么丑!你这么丑的字,怎么能够配的我惊天地泣鬼神的帅!我表示拒绝,拿回去重写!否则,我是不会答应你的!” 林风的话语,仿佛连珠炮一般,顿时将洛冰炸的一脸懵逼。 直到最后,洛冰反应过来后,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。 “你……你这个混蛋,这不是我给你写的情书!是别的女生写给你的!”洛冰简直把鼻子差点气歪了,尤其是听到这个混蛋不要脸的话语之后,更是恨得牙根痒痒。 别的女生? 林风一愣,这才知道自己闹了一个大乌龙,当下顺手便把一沓情书扔进了垃圾篓: “哼!丈母娘,看到了吗?我对你女儿卵子小姐绝对一片赤诚,任何女人都别想打动我!哼!” 嘴里说着,林风的心里却在滴血啊! 妈妈咪的,这是一沓情书啊,抛开一些恐龙,里面或许有两朵鲜花呢。 一会一定要去垃圾篓里捡回来,一个个帮那些女生检查身体! 恩,就这么办! 洛冰不知道林风此刻的龌蹉念头,她看到林风毫不犹豫便将情书丢掉,俏脸之上闪过一抹惊讶和欣喜,而后好奇的问道: “林风,你昨天真的在跆拳道会馆打败了韩国的朴俊基?” 洛冰昨天没有去跆拳道会馆,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,也是今天早上刚刚得知的。 而且,不仅仅是班上的一些女生,甚至连外班的很多女生早早跑进来给林风扔情书,这让洛冰更加好奇。 看着洛冰好奇宝宝一般的模样,林风微微一笑: “朴俊基那种小辈,打败他根本没什么可炫耀的!” 小辈? 洛冰听到林风的话语,嘴角微微一抽,给了他一个卫生眼! 你就吹吧! 然而,就在这时,林风桌子上的一只圆珠笔,咕噜噜滚下了课桌,掉在地上。 林风当下没有多想,径直钻进课桌下面,找圆珠笔。 只是,就在林风捡起圆珠笔,想要起身的时候,余光向洛冰方向瞥了一眼。 然而,就是这一眼,让他全身都僵硬了起来。 噗! 林风的鼻子一热,鼻血差点喷了出来。 只见洛冰下身穿着一件小短裙,纤细白嫩的双腿套着白色丝袜,那朦朦胧胧的美景,若隐若现,诱人到了极点。 尤其是洛冰的双腿异常漂亮,纤细匀称,白皙肤嫩,再配上白色丝袜,绝对的腿玩年,不!玩十年! “艾玛!有这么一个校花丈母娘,简直要老命了!” 林风捂住自己的鼻子,一双眼睛贼兮兮的向着那双美腿方向喵去: “劈开点!再开点!” 就在林风小心肝砰砰狂跳,一阵急呼的时候,洛冰却是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! 而这一调整,让林风的眼睛差点掉了出来。 我了割草! 白色内馁! 受不鸟!简直受不鸟! 林风此刻在桌子底下,既销魂又痛苦,那种凄苦悲凉,简直不足外人道也! 而洛冰看到林风钻到桌子底下,竟然过了这么久都没上来,不由心中有些奇怪。 “林风,你在干嘛呢?捡到笔了吗?” 一边说着,洛冰一边低头去看! 然而,当她低下头后,顿时看到一个贱货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双腿,那种贱兮兮,流氓氓的表情,顿时让洛冰一愣,紧接着她反应过来后,顿时大怒: “林风!你……你这个臭流氓往哪里看呢!!!” 一边说着,洛冰的俏脸刷的一下红透了起来,羞怒之下,一脚便对着林风狠狠踹了过去。 噗通! 林风猝不及防,瞬间中招,一屁股坐在地上,这才慢悠悠的爬了起来。 “咳咳……丈母娘,你有事?”林风看到洛冰几乎喷火一般的目光,当下老脸一红,有些尴尬。 洛冰这一刻气得胸脯一起一伏,小虎牙不断磨蹭,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贱货咬成碎片: “你……你刚才看到了什么?” 洛冰说完这话,俏脸已经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,嫣红几欲滴血。 林风看着洛冰娇羞愤怒的可爱模样,小心肝再次狠狠一颤: “咳咳!那啥,丈母娘,我刚才啥也没看到啊,就是听到我老婆卵子小姐对我说话,我便朝她住的地方看了几眼!没想到,她居然住在一间白色屋子里!呵呵……” 噗!!! 洛冰这一刻一口老血涌上了喉咙! 他老婆卵子小姐住的地方? 那岂不是说自己的那里吗? 还有白色屋子? 我x你大爷的xx! 这一刻,洛冰的俏脸瞬间黑了下来,死死盯着林风,似乎已经接近了暴走的边缘。 然而,林风毫无所觉,此刻脸上蓦然泛出一抹沉痛和思念,满脸深情的说道: “丈母娘,我和我老婆卵子小姐,离得那么近,却隔得又那么远!我们相逢,却无法相识!相爱,又不能相知!这种佳人在侧,无法爱恋的苦楚,你懂么?” 洛冰听完这段深情的爱之告白,彻底懵逼了! 尼玛,能把自己耍流氓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,怕是只有这个贱货吧! 还我懂么? 我懂你大爷的仙人板板! “贱人风!你去死吧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