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.第83章 您为什么要怕他? - 透视极品妖孽

83.第83章 您为什么要怕他?

朴士涣,作为韩国跆拳道大师级人物,这次受父亲和兄长之命,将朴俊基送来华夏留学!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第一天,朴俊基便被一名华夏学生废掉一条腿。书迷楼 此刻看着地上朴俊基浑身是血的凄惨模样,朴士涣肝胆皆裂! “是谁?是谁打伤了我侄儿!给我滚出来!!!” 朴士涣浑身煞气腾腾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扫遍跆拳道会馆,最后定格在林风身上: “小子,是你做的?” 不知为何,这一刻朴士涣看着林风,感觉有些面熟,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。 林风可不认识朴士涣,此刻淡淡的点了点头:“没错!是我做的!” 听到林风承认,其余的那些韩国留学生顿时叫嚣了起来: “朴叔叔,就是这个家伙打伤了俊基,您可要帮俊基报仇啊!这不仅关系你们朴家的威严,更是关系咱们大韩跆拳道的威严!” “是啊,朴叔叔,这个华夏小子太猖狂了,他之前还说,是他打断了朴太爷和朴大人的腿!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 “……” 什么? 他打伤了自己父亲和兄长的腿? 朴士涣先是一愣,紧接着一道灵光在自己脑海闪过,他终于想起为何林风看起来这么面熟了! 因为在一年前他兄长从米国断腿归来的时候,曾经给他看过一张血屠夫的照片,那张照片上的血屠夫,浑身浴血,但是面容极为稚嫩,那清秀的眉眼,那稚嫩的小脸,还有那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! 这一切的一切,简直和眼前的林风一模一样! “是他!竟然是他!”朴士涣此刻瞳孔骤然紧缩,当下一层层冷汗顺着他的额头,哗的一下流淌出来。 他父亲和兄长全部被血屠夫折断了腿,从他们的嘴里,朴士涣更为明白血屠夫究竟是多么凶悍的角色。 想到那个朴家的噩梦,就这么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,朴士涣只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脚底板直窜脑门,那种骇然欲绝的情绪,让他头皮仿佛炸裂一般。 然而,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朴士涣变幻的面色,此刻一个个看到朴士涣发怔,顿时叫嚣起来: “朴叔叔,您别站着了,上啊!为俊基报仇!打断这个华夏猪的两条腿!” “打死他!洗刷俊基的耻辱,为我们大韩跆拳道正名!” 不仅是周围的韩国留学生,就连朴俊基也是有些急切起来,披头散发的对着朴士涣喊道: “叔叔!废了他!快废了他!这个该死的混蛋打算了我的腿!他断了我的腿!!!” 朴俊基和周围韩国留学生的一句句叫嚣,在跆拳道会馆不断的响彻,当下让舒雅和周围所有华夏学生面色难看至极。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事情会如此一波三折,先是朴俊基,接着又来了一个朴士涣! “朴士涣可是跆拳道大师级的人物!林风这次惨了!”舒雅粉拳紧紧握在一起,手心之中全是汗水,她心中已经决定,若是朴士涣动手,她绝不会袖手旁观,毕竟林风是为她出头。 不仅是她,其余很多学生也打定了注意,若是朴士涣真的以大欺小,他们这些学生虽然没用,但是也要一拥而上! 此刻,几乎所有的华夏人都面色凝重看着朴士涣,严阵以待! 就在周围所有人一道道目光注视下,朴士涣缓缓向着林风走去! 而当天走到林风身前,让所有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! 噗通! 只见朴士涣单膝跪地,对着林风怯懦的说道: “大人,俊基有眼无珠,得罪了大人!我代表我父亲朴在成和我兄长朴士勋,向您道歉!!!” 静! 在朴士涣这一句话响彻之后,整个跆拳道会馆仿佛被人关掉了音量开关一般,死寂一片! 一名名韩国留学生长大了嘴巴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们有的甚至掐了掐自己的皮肉,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 他们原本以为身为韩国跆拳道大师的朴士涣,会为侄报仇,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想华夏人道歉! 尤其是单膝跪地,这是按照武者最高的传统来进行道歉,这更加让他们不可置信! 而华夏人群之中,所有人都傻了眼,他们之前甚至都做好一拥而上的准备了,却没有想到,对方跪下了! 这特么闹呢吧? 所有华夏人你看我,我看你,一个个尽数懵逼! 而脸色最为难看的,则是朴俊基,他张大了嘴巴,怔怔的看着那态度恭谨的朴士涣,神色之中骇然欲绝。 他这位叔叔可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,护犊出名,这绝对是他一辈子见过自己叔叔道歉最为虔诚恭敬的一次。 怎么可能?为什么向他道歉,他就是一个华夏小子而已!为什么! 朴俊基想不通,他想要质问自己的叔叔,但是朴士涣似有感觉,目光一转,狠狠瞪了他一眼,当下让他想要说的话,咽进了肚子里! 他这才明白,自己的叔叔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道歉,这其中必有原因! 而朴士涣没有再理会朴俊基,此刻对着林风虔诚的说道: “大人,我父亲和兄长时常提起大人,如果有一天,大人去了韩国,我们朴家一定会用最为高规格的仪式欢迎大人!我们先行告辞!” 朴士涣脸上满脸恭谨,此刻说完之后,便走到朴俊基身前,将其一把抱起,而后头也不回的向着会馆之外跑去! 那种模样,仿佛身后有着一头远古凶兽一般,让他落荒而逃! 轰!!! 在朴士涣带着朴俊基逃跑之后,整个跆拳道会馆瞬间炸开了锅! 而与此同时,出了会馆之后,朴士涣将朴俊基放在地上,而他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般,一屁股瘫坐在地,呼呼的喘着粗气! 这还不止,朴俊基惊骇的发现,自己叔叔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! 这……怎么可能! 想到这里,朴俊基小心翼翼的对着朴士涣问道:“叔叔,那个华夏人只是一个学生,您为何要这么怕他?” 怕他? 听到这话,朴士涣嘴角泛出一抹苦笑: “我是怕他,不仅是我,甚至连你父亲,你爷爷,包括整个米国的wuc生死角斗场,都会怕他!因为……他就是凶威滔天的‘血屠夫’~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