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.第62章 懵逼的林风 - 透视极品妖孽

62.第62章 懵逼的林风

“臭流氓!你给我滚出去!给我滚滚滚!!!” 舒雅此刻彻底失去了理智,对着林风又踢又踹,恨不得将这个混蛋生生咬死。书迷楼 她做梦都想不到,林风的色胆竟然如此之大,不但偷偷闯进自己家,甚至还敢大大咧咧和自己一同泡澡。 看着几乎狂暴了的舒雅,林风满脸懵逼。 尼玛,都说女人的变脸比翻书还快,但这特么也太快了吧! 刚刚还在巫山云雨,转眼之间拔掉无情! “老师,你真是太无情了!刚刚你嫖了我都没给钱,我还额外赠送了你十几亿,你怎么可以提上裤子不认人呢!说好的为人湿表呢!说好的课外姿势呢!” 林风这一刻就像是被强女干的小媳妇,那种幽怨和委屈,让舒雅一阵暴汗! “这个混蛋!” 舒雅恨得咬牙切齿,狠狠瞪着林风说道:“小王八蛋,你给我说清楚!什么叫我嫖了你?什么叫你赠送了我十几亿?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,老娘剥了你的皮!” 舒雅是真的怒了! 作为江省大学最性感的麻辣老师,她的性格清冷平淡,但是不知为何,自从遇到这个王八蛋后,自己一天比一天暴躁易怒! 看到舒雅似乎真的想不起刚才的事情了,林风不由眉头一皱: “老师,你真的不记得刚才我们之间做过什么?” “废话!我刚刚从外面回来,我们之间能做什么!”舒雅黑着脸瞪着林风,那种咬牙切齿的模样,恨不得吃了他。 “咦?好像不对啊!”林风听到这话,顿时皱了皱眉。 舒雅一愣,而后问道:“什么不对?” “你的胸不对!”林风手掌仿佛闪电一般探出,在舒雅的胸前捏了捏,而后皱着眉不解地说道: “你的胸似乎比刚才更大了,更加具有弹性了!这是怎么回事!” 嘎! 舒雅此刻彻底懵逼了! 感觉到自己胸部传来的一阵酥麻,她这才反应过来。 自己竟然被揩油了? 而且被光明正大,一本正经的揩油! “啊啊啊!你个混蛋,我要杀了你!杀了你!!!” 说着,舒雅就像是一个发狂的小狮子,对着林风便扑了上去。 浴缸之内的空间狭小,林风猝不及防,便被推到在浴缸之中。 此刻二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,感受到胸膛出传来的那诱人的柔软之感,林风的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: “老师,你看看,你多流氓!你现在一言不合就强推,你这叫潜规则,叫耍流氓!你懂吗?” 林风的话,让舒雅的动作戛然而止,她这才发现,自己和林风一起在浴缸之中,确实尴尬至极。 “混蛋!你给我滚先出去!”舒雅的俏脸此刻红的几乎滴出血来了。 她的性格清冷至极,对男人更是不屑一顾,但是当被林风揩油,还是让她心跳一阵加速,浑身都有些酸软。 听到这话,林风只能淡淡的耸了耸肩,而后站起来走出来浴缸。 他下身穿的那件大裤衩,已经完全被湿透,贴在屁股上,走起路来,看起来那般的滑稽。 舒雅几乎可以透过那条大裤衩,看到林风里面的内在景致,当下让她俏脸微微一红,狠狠啐了一口: “臭流氓!” “唉唉!老师,我即便是流氓,也不臭!你要是不信,我脱了裤子给你闻闻!”林风满脸贱笑的转过身,顿时让舒雅鼻子差点气歪了: “滚!!!” …… 林风走出浴室之后,没多长时间,舒雅也披上了一件浴袍,走了出来。 舒雅那张俏脸美艳的不可方物,尤其是此刻刚刚泡过澡,俏脸泛红,上面还挂着颗颗水珠,更是让她看起来仿佛出水芙蓉,美不胜收。 尤其是一丝丝沁人心脾的幽香,从舒雅身上传来,更是让林风陶醉的闭上了眼睛,狠狠抽动了下鼻子: “发香!奶香!人更香!香气袭人!” 听到这话,舒雅额头顿时浮现一丝丝黑线,不过她没有和这家伙继续犟嘴,而是问道: “林风,你说我刚才和你有关系!你告诉我,我们在什么地方有的关系!” “当然是你卧室了!”林风笑着说了一句,而后便向着卧室走去: “我们喝完酒,我抱着你来了卧室,然后我们一起嘿嘿嘿!探讨人体真理,研究宇宙奥妙!足足解锁了78种姿势,完成了108个高难度动作!呵呵……你懂得!” 我懂得? 我懂你妹! 舒雅听到林风的话,只感觉额头的青筋狂跳,恨不得将这个胡说八道的混蛋碎尸万段! 还78种姿势?108个高难度动作? 想到这里,舒雅更是又羞又怒,差点被气得吐血! 而此刻,林风一边说着,推开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。 然而,紧接着卧室里的一幕,让他彻底傻了眼! 房间之内空空如也,原本凌乱的床上,此刻变得整洁异常,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两样,仿佛根本没人动过一般。 看到这幕,舒雅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这才恶狠狠的瞪着林风喝道: “小子!你还不承认你在胡说八道吗?这张床根本就没人睡过!你看这床单,还是我早上走之前叠的!现在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 “不对啊!” 林风这一刻有些懵圈,皱了皱眉,当下转身走回客厅,想要去寻找昨晚喝酒留下的证据! 但是当他回到客厅酒架之处,却是看到,那些空了的酒瓶早就不知所踪,甚至连那个调酒瓶,也放在了原来的位置。 仿佛这一切都没有被人动过一般! 此刻,林风彻底傻眼了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到底怎么回事? 原本巫山云雨,变成了拔掉无情! 那也就算了,但是现在连昨晚喝过酒的证据也不知所踪,这特么就尴尬了! 皱着眉头,林风不由揉了揉脑袋: “难道我昨晚深更半夜跑到这里,只是脱了裤子撸了一发,然后顺带做了一场春,梦?” 听着林风嘀嘀咕咕的话语,舒雅鼻子差点气歪了! 你特喵的莫名其妙闯进我的房间,又莫名其妙和我一起泡澡,最后莫名其妙的告诉我,你只是做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春,梦? 我xx你大爷的xx! “你个魂淡!给我滚出去!现在!立刻!马上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