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丈母娘,别动! - 透视极品妖孽

第32章丈母娘,别动!

前往江市的小路之上,林风和洛冰静静的走着。 这一刻,林风出奇的没有调戏洛冰,他的眉头微皱,目光闪烁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。 而一旁的洛冰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,依旧惊魂未定,俏脸有些煞白。 不过,当她看到林风安静的模样,显然有些不太适应,此刻一双美眸时不时瞄一眼林风,神色之中充斥着好奇。 干咳一声,洛冰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对着林风说道: “林风,今天谢谢你!要不是你,我可能已经落到那帮人的手上了!不过,你能告诉我,你究竟是什么人吗?” 洛冰这一刻对林风简直好奇到了极点。 之前她一直认为,林风只是一个学习成绩奇好的臭流氓,但是现在在她眼里,林风的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 他手段逆天,举手之间,便可废人手脚。 他身份神秘莫测,就连江市的地下女霸主都臣服他的脚下。 什么人? 听到洛冰的话语,林风微微一怔,而后笑道:“丈母娘,我是你女婿啊!” 看到洛冰又要发怒,当下林风解释道:“当年我爷爷和你家立下孙辈婚约,你的女儿,便将是我的老婆!” “孙辈婚约?” 听到这话,洛冰一怔,紧接着反应过来,惊愕的看着林风:“竟然是你?” 关于孙辈婚约这件事,之前她父亲确实和她提过这件事。 她父亲洛千城当年落魄,被一位高人所救,之后为了报答,便立下孙辈婚约,只是后来,洛千城一直忙于打拼事情,壮大洛氏集团,一直没要孩子,直到最后才老来得女,有了洛冰。 这么说起来,这家伙竟然真的是自己女婿? 洛冰俏脸一阵青一阵红,尤其是想到自己和未来女婿是同班同桌后,更是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。 这特么算什么事啊! 不过紧接着洛冰俏脸一阵古怪,夹了夹腿,脸颊绯红一片,没心思去想这些事了。 “林风,你……等等!” 嗯? 林风微微一愣,疑惑的看向洛冰问道:“怎么了?丈母娘!” “我……我想去上厕所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洛冰俏脸已经红的像是红苹果一般,羞涩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 林风也是傻眼了。 他之所以没让郁金香等人送自己二人,便是因为洛冰在,不想和天帮纠缠太深,所以二人选择步行。 只是,此地距离江市还有一段距离,周围都是荒草丛和高粱地,去哪里找厕所啊。 想到这里,林风嘴角泛出一丝古怪的笑意,指了指旁边的高粱地:“丈母娘,你去那里解决吧!” 高粱地!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高粱地,洛冰俏脸再次一红,只能点了点头,不过紧接着满脸警惕的对着林风说道: “你……你不能偷看,也……不能偷听!” 洛冰可是知道林风的无耻程度,尤其是这混蛋偷听舒雅老师上厕所还能听出音律,早就让她心存戒备。 偷看?偷听? 林风老脸一红,略显尴尬,摸了摸鼻子,干咳一声:“丈母娘,我是那种偷听偷看的人吗?你去解决吧,把我卵子老婆憋坏了就不好了!” 说着,林风心里嘀咕了一句,哥怎么会偷看偷听呢?只会光明正大的看,一本正经的听。 说真的,林风竟然对洛冰上厕所充满了好奇,那挺翘的臀部,迷人的小身材,啧啧,想想都要人老命啊。 “哼!臭流氓!” 洛冰听到林风又调戏自己,当下狠狠瞪了他一眼,便急不可耐的向着高粱地钻去。 一分钟! 两分钟! 在洛冰进入高粱地后,林风计算着时间,感觉差不多了,这才贱兮兮一笑,而后耳朵抖了抖。 顿时,方圆数十米之内的声音,清晰至极的出现在他耳朵之中。 悉悉索索! 只是,紧接着林风竟然听到一阵悉嗦的声音,顿时让他眉头一皱,二话不说,向着高粱地窜去。 …… 高粱地里,洛冰蹲在高粱下面,嘘嘘着,脑海之中,却是在考虑着孙辈婚约的事情。 “难道以后真要把我女儿嫁给他吗?那时候他已经是四十多的老头子了,不行不行……” “要不,我自己嫁给他?哎呀呀……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!谁要嫁给这个臭流氓!” 洛冰想到林风调戏自己的时候,便是一阵皱眉,想到对方站在自己身前,教训那群恶人的时候,又是一阵喜悦。 不知不觉,那个贱哒哒的家伙,已经开始进驻了她的心里。 然而,就在洛冰胡思乱想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,让她顿时一惊。 洛冰惊慌的向着旁边看去,顿时看到林风急色匆匆的跑了进来。 “呀……你个臭流氓,你……你进来干什么?出去!快出去!” 洛冰一边说着,一边便想将裤子提上。 只是看到她的动作,林风吓了一跳:“丈母娘,别动!” 别动? 我去你大爷的! 你光明正大的耍流氓,还叫我别动,不是你脑袋进水了,就是我脑袋短路了。 洛冰哪里肯听林风的话语,当下便要将裤子提上,只是接下来林风的一句话,让洛冰的动作瞬间僵住。 “丈母娘,你衣服上有蛇……” 嘎! 洛冰整个人都僵住了,她缓缓低头看去,顿时看到一条青绿的小蛇已经攀上了自己的脚跟,缠在自己衣服上。 这一幕,让洛冰俏脸瞬间煞白如纸,小脸上的冷汗哗哗流淌下来。 “竟然……真的有蛇……” 女人都对蛇,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,洛冰此刻没有叫出声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 此刻的情景,让林风又紧张,又刺激。 那条蛇可是竹叶青,其毒无比,但是洛冰现在的模样,又像是一副经典的美人图,让人转不开眼睛。 那细腻白皙的腿部显露出来,浑圆挺翘的臀部,让人恨不得抹上一把,再配上那楚楚可怜的神情,半遮半露的美景,更是让林风欲火中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