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2.第272章 你,脏透了! - 透视极品妖孽

272.第272章 你,脏透了!

我……的男人! 当千叶惠子的声音响彻之后,门口所有人全部愣住了! 尤其是川岛浅,她的俏脸浮现一道鲜红的巴掌印,那种火辣辣的疼痛,让她满脸不可置信!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 川岛浅和周围所有人,此刻看着林风那一身普通的衣着,再看着高贵典雅的千叶惠子。书迷楼 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地位悬殊的人联系在一起。 尤其是千叶惠子竟然为了林风,而愤怒出手! 这更加不可思议! “千……千叶总裁,您是不是搞错了!那个人是华夏人,怎么可能是总裁的男人……” 那名保安队长,此刻额头的冷汗哗的一下流淌下来,战战兢兢的对着千叶惠子问道。 华夏人? 川岛浅听到这话,精神一振,同样对着千叶惠子说道: “千叶总裁,您不会认错人了吧?他穿的这么普通,怎么会和您这种大人物扯上关系呢!” 即便是被打了一巴掌,但是川岛浅不敢对千叶惠子有丝毫怨恨,此刻所有的怨恨,全部堆积在林风的身上。 而听到她的话语,林风微微一笑: “穿着普通没关系,只要干净就好!而你即便是穿着如此光鲜,但是衣衫之下,脏透了!” 什么! 林风的话,仿佛狠狠打在川岛浅的脸上,顿时让她怒不可揭: “你放屁!我可是岛国明星,哪里脏了?” “不承认?” 林风冷冷一笑,而后径直站起身来,仔仔细细瞄了川岛浅一眼,嘴角泛出浓浓的厌恶: “你名为岛国明星,实为娼妓!你有两个男友,五个性伴侣,每天至少发生十次关系!你的脖颈之上,有唇印,这是一个三十岁男人留下的,你的耳鬓之处有一根灰白发丝,这是一个五十岁男人留下的,你……” 林风此刻侃侃而谈,但是他的每一句话,都会让川岛浅的俏脸苍白一分! 川岛浅脸上的惊骇和不可置信越来越浓郁,一副见了鬼的神情。 尤其是接下来林风的话语,让她俏脸大变! “你是不是每晚都感觉外阴瘙痒,浑身酸麻,你有性瘾!而且肌肤深处透着一股暗黄和血丝,你还有性病!” 性瘾!性病! 当听到这两个字眼之后,川岛浅仿佛被戳破了最后一道防线一般,一屁股跌坐在地,仿佛看魔鬼一般,看着林风: “这些,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 她无法相信,这是她最深的秘密,而眼前的家伙,为何会第一次见面,便全部看穿! 他是人是鬼! 而听到川岛浅的话语,千叶惠子和保安等人,纷纷浮现一抹骇然之色。 他们没有想到,林风说的竟然是真的! “我是老中医,专门吹牛逼!我说的话,你也信,你真是很傻很天真!”林风嘴角泛着一抹玩味,径直说道! 啥? 他的这一句话,让川岛浅微微一愣,紧接着俏脸之上,泛出浓浓的羞怒! 原来这个混蛋在胡说八道! 当下感觉到周围千叶惠子等人鄙夷的目光后,川岛浅才知道自己被林风耍了,又羞又怒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 而那名助理也是面色难看到了极点,尴尬的对着千叶惠子说道: “千叶总裁,您别听那个华夏人胡说八道,我们川岛浅小姐怎么会是那种人呢!” 助理心中暗骂川岛浅的白痴,竟然被对方的几句话,便吓傻了! 而千叶惠子看都未看这名助理一眼,冷冷的说道: “你们川岛小姐是不是那种人,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得罪了她得罪不起的人!” 得罪不起的人! 听到这话,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看向林风。 看着林风那淡淡的笑意,那清秀的小脸,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,浮现在川岛浅和助理的脑海! 咕噜! 川岛浅狠狠吞了一口吐沫,震撼的看着林风,满脸难以置信: “难……难道他便是传说中,千叶总裁身后的那位大人物……” 不仅是她,那名助理同样满头大汗,神色骇然欲绝! “没错!他就是我身后的大人物!” 千叶惠子满脸冷笑的看着川岛浅。 而她这一句话,仿佛一道炸雷,狠狠劈在川岛浅二人的身上,让她们浑身一颤,又惊又恐! “川岛小姐,你可以走了!从今开始,不但是千叶集团,岛国任何财阀,都不会找你代言!” 轰! 千叶惠子最后一句话,彻底将川岛浅二人打入了地狱! 这一刻,二人几乎悔青了肠子! 她们原来以为会通过千叶惠子,搭上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,却没有想到,硬生生得罪了! 这一刻,二人失魂落魄,呆若木鸡! 而旁边的保安队长,和那群保安,此刻一个个颤抖仿若筛糠! 大人物? 这个华夏人,竟然是千叶总裁嘴里的大人物! 想到这里,保安队长腿脚一软,一屁股跌坐在地,差点哭了出来。 尼玛,坑啊! 你既然是千叶总裁的男人,你特喵的怎么会没有总裁的电话? 只要这个魂淡提前给总裁打电话,自己这些人哪怕是狗胆包天,也不敢得罪丝毫! 而现在…… 想到这里,保安队长找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! “还有你们!你们没有查询清楚,便私自栽脏陷害,是为失职!不分黑白,便动手抓人,是为失德!你们这种失职失德的保安,留之何用!” 千叶惠子美眸寒霜,冰寒的说道: 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不用来上班了!” 轰! 这一句话,仿佛五雷轰顶,让这群保安全部镇在原地,面如死灰! 直到川岛浅和保安等人,尽数失魂落魄的离去,千叶惠子的嘴角这才泛出一抹美丽的弧度,快步来到了林风身边: “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?川岛浅真的有性瘾和性病?” 千叶惠子八卦之心熊熊燃烧,仿佛一个好奇宝宝看着林风。 林风莞尔一笑,点了点头。 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千叶惠子更加好奇起来。 而林风嘴角一翘,玩味的说道: “我说我会透视,你信吗?” 透视? “切!原来你也会吹牛啊!” 千叶惠子耸了耸瑶鼻,泛出一抹俏皮之色,对着林风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: “那你猜猜,我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馁? 林风一怔,当下扫目向着千叶惠子下身看去,只是这一看之下,鼻血差点喷了出来: “你……你没穿内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