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我的……丈母娘! - 透视极品妖孽

第2章我的……丈母娘!

“好吧,小祖宗,我……蛋疼,那您有没有办法医治?”严松一脸献媚的笑容,讨好般的看着林风。 严松的这一副表情,尽数收尽那两名保安的眼底,差点让他们下巴惊掉一地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严松对一个人如此的客气恭敬。 莫非这家伙是医生?能够治疗校长的蛋疼? 两名保安想到这个可能,这才微微能够接受。 而此刻,林风上上下下扫了严松一眼,而后把手伸进衣服里,一阵揉搓,紧接着当他把手拿出来,手心里多出了一团乌黑的泥垢。 尼玛,这家伙究竟多久没洗澡了,竟然一搓一团泥! 两名保安和严松尽数嘴角抽搐了一下。 然而紧接着,林风则一脸笑眯眯的将泥垢递给了严松:“老家伙,吃下它吧!” 啥? 看着林风手里的泥垢,再听着他的话语,严松和两名保安尽数傻了眼。 吃……吃下它…… 呕! 两名保安再也抑制不住胃里的翻腾,一阵干呕起来。 而严松则是满脸苦笑,他知道自己这位小祖宗医术超凡,但是治病的手段可是五花八门,当下只能一把抓过泥垢放进嘴里,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。 卧槽,校长竟然真吃了? 两名保安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,若不是亲眼看到,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,威严的校长竟然会吃别人身上的泥垢,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般。 只是,严松一开始吃的时候脸上满是苦涩,但是随着他的咀嚼,眼睛越来越亮,仿佛吃的不是泥垢,而是山珍海味一般。 “好吃!这……真好吃!甜中泛涩,涩中带苦,苦里透着香!香!真香!”严松微微闭上眼睛,竟然一脸享受的模样,更是让两名保安开始怀疑人生起来。 不可能!校长是不是疯了? 两名保安这一刻真的怀疑,严松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,不然的话,怎么吃别人的泥垢还能这么一脸享受的模样。 当严松睁开眼睛,看向林风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: “小祖宗,是不是吃了你这泥垢,我的蛋疼病就会好了?” 只有严松知道,林风的本事有多大,别说是泥垢,就算是对方说吃米田共有效,严松也会毫不犹豫去做。 林风耸了耸肩,而后翻手拿出一个绿色小瓶交给严松:“每次洗澡之后,用这个擦拭一遍身体,不出十天便可痊愈!” 嗯? 严松一愣,而后接过小瓶,这才满脸疑惑的问道:“那小祖宗刚才让我吃的泥垢,效果是……” “效果?”林风一呆,而后挠了挠脑袋,尴尬笑了笑说道: “咳咳,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身上泥垢的味道,所以让你品尝一下,这泥垢对你的病没有效果!” 我倒! 严松身体一歪,顿时一个踉跄。 尼玛,坑啊! 原本他以为那泥垢便可以治疗自己的蛋疼病,这才毫不犹豫的吞下,可没有想到,这混蛋只是让自己尝尝味道…… 咳咳,还别说,那泥垢挺好吃! 之后,在两名保安震撼的目光之中,林风被严松恭恭敬敬的请进了学院。 …… 校长办公室内,林风一边喝着茶,一边问道: “严老头,说吧,这次让我来你们学校上学,除了帮你治疗蛋疼病,还有什么事情?” 林风这一次来江省,除了有自己的目的之外,另一个原因便是自己的爷爷林老头所托,完成一个任务。? ?不过林老头并没有告诉他,究竟是什么任务! 尤其是想到来之前,老头子那吞吞吐吐的模样,林风心里便七上八下的。 尼玛,老子不会被那老东西坑了吧? 听到林风的话语,严松面容之上泛出浓浓的古怪:“小祖宗,林老先生没有告诉你吗?” “告诉我什么?”林风眉头一皱。 “咳咳……”严松这才看出来,林风真的不知道,当下搓了搓手,玩味的看着林风说道: “其实,林老之所以派你来,是让你保护你未来的丈母娘!” 噗! 听到这话,林风一口便将茶水喷了出来,目瞪口呆的问道:“啥?你说啥?我……我丈母娘?” 艾玛,哥年方十八,貌美如花,还是黄花大处男呢,哪来的丈母娘? 林风喷出的茶水,全部落到了严松的脸上,此刻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,满头黑线的说道: “当年你爷爷林老先生游历人间,路过江省,救了一个人,之后这个人为了报恩,便和你爷爷许下‘孙辈婚约’!也就是说,那个人的孙女或者外孙女,便是你以后的老婆“ 林风这才反应了过来,关于这段亲事,老头子确实和自己说过,只是现在让自己保护丈母娘是咋回事?不是应该保护自己未来老婆吗? 似乎看出了林风的疑惑,严松面色更加古怪起来,似乎想笑,但是又不敢笑: “小祖宗,之前你爷爷救的那个人,现在已经成了江市首富!不过他膝下只有一女,他的女儿也就是你的丈母娘,现在正在我们江省大学上学!” 啥玩意? 林风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,此刻瞪着眼睛看向严松:“上……上学?我丈母娘今年多大?” “今年二十!”严松面容古怪的说道。 噗! 卧槽,丈母娘二十岁? “那我未来媳妇呢?”林风目瞪口呆的问道。 “咳咳,还没出世!所以你要保护好你丈母娘!”严松已经憋得老脸通红,若不是林风在这里,他肯定哈哈大笑起来。 而林风则是嘴角狠狠一抽,小脸煞白的说道: 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要保护我的丈母娘,一直到她结婚生女,之后等她女儿长大,我再娶她女儿?” “没错!这就是你爷爷的意思!”严松点了点头。 我xx他大爷的xx! 这特么不是玩老子吗? 老子保护二十岁的丈母娘,然后等她结婚生女,再等未来老婆二十年,那时候老子就特么四十岁了,还玩个蛋蛋! 要保持四十多年的黄花处男身,林风想想都有一头撞死的冲动。 不过在想到一个可能后,林风眼睛一亮:“咳咳,那啥?严老头,我可以娶我丈母娘吗?” 林风感觉自己和丈母娘年龄相仿,男未婚,女未嫁,这不是一桩妥妥的美事吗?至少省掉了自己再等二十年的处男之苦啊! 谁知道严松听到这话,顿时暴跳如雷,吹胡子瞪眼:“啥?小祖宗,你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的想法?那是你丈母娘,你这是要乱轮,不行!绝对不行!” 乱轮? 听到这两个字眼,林风一阵蛋疼,我未来老婆还是个卵子呢,乱哪门子伦啊! “还有,林老先生之前交代过我,不可以让你打你丈母娘的主意!”严松紧接着得意洋洋的说道。 老头子交代的? 卧槽这个老屁炎! 林风暗暗将自己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这是特么坑孙子啊! “好了!小祖宗,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见你丈母娘!” 严松满脸笑意的说了一句,而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 林风欲哭无泪,只能失魂落魄的跟在严松后面,心中一万个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上一篇   第1章蛋疼不是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