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.第196章 天选!天弃! - 透视极品妖孽

196.第196章 天选!天弃!

英国伦敦,一个昏暗的实验室内! 一具具尸体悬挂半空,整个实验室仿佛被血水侵染一般,血腥之气令人作呕! 如果有英国人在此,定会认出,这些尸体,几乎都是英国有名的强者! 但是现在,他们仿若死去的猪狗一般,被人悬挂半空! 实验室的中央,放着一个手术台,一名老者正在解剖! 老者白色的工作服,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,但是他毫不在意,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尸体,一丝不苟! 不仅如此,他那双浑浊的老眼之中,布满了血丝,仿佛一个工作狂人,不知疲倦! 砰砰砰砰! 就在四名魏老,全部毙命的瞬间,实验室的墙壁上,四盏绿灯,尽数爆碎! 嗯? 这一幕,让老者一愣,紧接着面色瞬间阴沉下来: “该死!还是失败了!!!” 老者那眼眸之中,透着无尽的恶毒和疯狂: “林风!好你个林风!这次杀不了你,下一次你必死无疑!” “你是天选之人!我是天弃之人!你的出现,夺走了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!你……该死!!!” 一道道恶毒的嘶吼声,在实验室里不断的响彻。书迷楼 老者的神色之中,透着无尽的狰狞和疯狂! 他,便是魏老本尊! …… 时间一晃,三天悄然而过! 京城叶家的一处客房之内,洛冰静静的坐在床前! 在魔蝶王将蓝色药水给她服下之后,她体内的剧毒已解! 从她苏醒到现在,已经足足两天两夜,没有合眼! 她的神情憔悴,美眸之中全是血丝! 而在她面前,林风静静的躺在床上,面色煞白如纸。 如果不是他还有心跳,几乎与死人一般无二! “傻瓜……你真傻……” 洛冰的美眸之中,蕴含着无尽的悲伤,一颗颗清泪滑落下来! 这两天,她不知道哭过多少次,流过多少泪! 她怕,怕林风再也不会苏醒! 玉手轻轻滑过林风清秀的面容,洛冰俏脸上的泪水,越来越多! 滴滴答答! 每一颗仿佛清脆的玉珠! 掉落! 为他! “丈母娘,你为你家卵子小姐准备了多少嫁妆啊?” “丈母娘,去厕所?我请客!开单人间?还是双人间?要不咱俩开个豪华双人间吧?” “丈母娘,你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!我生是卵子小姐的人,死是卵子小姐的鬼!如果你想和我乱轮,那么……来吧!” …… 林风往日一句句的话语,浮现在洛冰的脑海,让她美眸之中的泪水越来越多,越来越急! 这个家伙那么贱,那么色,但是又这么傻,这么痴! 傻的让人心疼,痴的让人心碎! 洛冰此刻哭的泣不成声! 仿佛丢掉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! 哭的伤心欲绝! 哭的撕心裂肺! “傻瓜!你快醒醒!我不要你死,你死了,我怎么办?你的卵子小姐怎么办!” “林风,我求求你,你醒醒好么……” “木头,你还没陪我漫步浦江边,你还没和我牵手夕阳下,你不能死!我……不要你死!不要……” 洛冰这一刻,只感觉自己的心,都在一片片的撕碎! 那种心碎,让她窒息! 洛冰紧紧抓着林风的手臂,趴在病床边,呜呜哭泣! 哭的伤心,哭的欲绝! 只是,就在这时。 她突然感觉,自己的胸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下。 紧接着,一道贱兮兮的声音,响了起来: “丈母娘,你的胸把我手臂压骨折了!艾玛,好疼,好软,好舒滑!” 嘎! 洛冰整个人僵住了,反应过来之后,狂喜至极! 抬起头赶紧看去,顿时看到林风睁开了眼,一脸贱哒哒的神色看着自己! 尤其是那双贼兮兮的眼睛,不断扫向自己的胸前,嘴角泛着贱贱的弧度: “丈母娘,奶大不由人,你这么凶(胸),我家卵子小姐知道咩?” 噗! 洛冰那张挂满泪珠的俏脸,在听到这话之后,顿时‘噗嗤’一声,笑了出来! 又哭又笑! 这一刻,她像是一个傻子,一个看的自己心爱玩具失而复得的小女孩! 蓦然扑上去,洛冰紧紧抱住林风! 她仿佛要把林风,融进自己的心,化为自己的血! 她害怕,一松手,他不见了! “傻瓜!我以为你醒不了呢!你个魂淡!臭流氓!大色狼!呜呜……” 洛冰抱着林风,一会笑,一会哭! 那种痴痴傻傻的神色,让林风的心中狠狠一颤! 他悄悄抹掉眼角的泪痕,紧紧抱着洛冰,嗅着那一股股沁人心脾的处子芬芳,林风心头暖流划过! 曾经为他生,为他死的女人,叫霓凰! 如今为他痴,为他狂的女人,名洛冰! 洛冰,洛神情之水,结为爱之冰! 二人这一刻,紧紧抱着,他们没有再多说一句话! 情,在心中流! 爱,在血中烧! 良久良久之后,林风这才对着洛冰说道: “丈母娘,我……我想撒尿!” 噗! 洛冰听到这话,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! 你妹啊,能不能表这么破坏浪漫的气氛! 你个魂淡! 洛冰无语的看着林风,嘴角微微一抽,而后气哼哼的说道: “说!你是不是早就醒了!故意看我笑话!哼哼” 一边说着,洛冰一边气哼哼的磨了磨小虎牙,可爱至极! 林风听到这话,尴尬的挠了挠头: “咳咳!其实我是……被一泡尿憋醒的!” 说着,林风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绷带,而后老脸一红,有些羞射的说道: “那啥,丈母娘,你可以扶我去尿嘘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