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蛋疼不是病 - 透视极品妖孽

第1章蛋疼不是病

“喂!前面那位32a,带着蓝色蕾丝罩罩,穿着喜洋洋内馁的美女同学,你……你的奶掉了!” 江省大学外,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,顿时让所有人的身形为之一顿,尤其是人群之中的校花洛冰,俏脸更是刷的一下浮现一抹红霞,又羞又怒! 32a! 蓝色蕾丝罩罩! 喜洋洋内馁这……这不是在说我吗? 洛冰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身为江省大学四大校花之一,寻常学生眼中的女神存在,竟然被人光明正大的调戏了。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,连自己罩罩的颜色都被人一口说出。 当下洛冰羞怒的转过头,顿时看到在其不远处,一名二十岁的青年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。 青年模样清秀,脸上泛着一抹稚嫩,发丝乱糟糟一团,穿着土掉渣的蓝白运动裤,背着一个蛇皮袋,怎么看都像是刚刚进城的民工。 这青年明显是农村刚刚出来的,浑身土掉渣的模样,和江省大学的奢华显得格格不入。 此刻发现洛冰转过头,林风不由脸上泛出贱贱的笑意: “美女,你的奶掉了!” “你……”洛冰原本对林风一身破烂的打扮有些同情,但是听到这句话语之后,俏脸越发羞怒: “臭流氓!” 娇斥了一句之后,洛冰气哼哼的转头向着学校快速走去,就像是落荒而逃一般。 臭流氓? 林风摸了摸鼻子,满脸无语: “奶奶个熊,老头子不是说城里的妹子素质高吗?怎么张口就骂人啊!” 林风耸了耸肩,而后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瓶舒化奶,插上吸管,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: “嘿!你别说,这美女掉的奶,就是好喝!” 一边喝着,林风脸上泛出标志性的贱笑,而后一屁一颠的向着学校之内走去。 而在学校之内,洛冰气呼呼的走着,俏脸之上又羞又臊。 作为江省大学的四大校花之一,洛家的天之骄女,她何曾被人这般的调戏过。 尤其是那32a、喜洋洋内馁这些字眼,更是让洛冰嘴角一抽一抽,恨不得将那个混蛋咬死! “臭流氓!大色狼!不要脸!” 洛冰一边心中问候着林风,一边气呼呼的走着,然而,当她刚刚走出十几米,她的脚步蓦然一顿: “咦?不对啊!“ ”他……怎么知道我是32a?他又怎么知道我戴着蓝色罩罩?穿着喜洋洋内馁,这……” 洛冰完全愣住了! 她的尺寸,只有自己和母亲知道,而喜洋洋内馁和蓝色罩罩,更是她今天才换上的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 而刚才,那个土掉渣的家伙,竟然一口说出,这…… …… “abcdefg!喝多了牛奶大大滴!” 林风此刻一边屁颠屁颠向学校里走着,眼睛‘目不斜视’的扫过一个个凶器,一边唱着自己的英文歌! 他心中却在哀嚎! “球怎么可以这么大!这特么是犯规!是作弊! …… “喂!喂!那个谁,你不能进!” 就在林风一屁一颠的向着江省大学之内走去的时候,一道叫声传来,而后两名值班的保安出现在林风身前。 两名保安上上下下大量了林风一眼,而后冷漠的说道: “我们学校的破烂有专人来收,你不能进去!” 在他们眼里,林风背着蛇皮袋,穿着一身土掉渣的运动裤,绝对是收垃圾的进城民工,对于这种人,他们自然不会让他进入高贵的江省大学。 林风看了看周围一个个衣着光鲜的学生,又看了看自己,不由摸了摸鼻子,大嘴一咧: “你们两个不长眼的家伙!把本少当成收破烂的了?” 本少? 两名保安一怔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 “当然是本少了!”林风嚣张的人抬了抬脑袋,趾高气昂的说道: “你们两个家伙可知道,这年头最流行什么吗?” 流行什么? 两名保安不禁摇了摇头,流行什么,关他们小保安屁事。 “流行装逼!”林风得意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,顿时溅起一阵尘土: “装逼,标新立异也!看看本少这件kanter休闲衫,虽然外表污垢不堪,但却柔软舒滑,出污垢而不染,乃是意大利纯手工制品!这件feier休闲裤,灰尘难掩其风华,却是英国皇室出品!这件蛇皮袋,亚马逊食人蟒皮革制作!这才叫,低调的装逼!understand?” 林风一手掐着腰,一边吐沫横飞的对两名保安介绍起来,那种眉飞色舞,意得志满的贱样,把两名小保安唬得一愣一愣的。 “kanter休闲衫?怎么没有听过这个牌子啊?” “是啊!我也没听过feier休闲裤牌子啊?” “不过现在的富家子弟,总是喜欢标新立异,这个家伙嚣张的模样,看起来真像是学校里的那些小霸王!” “要真是那些小祖宗,咱们可是得罪不起啊!” 两名小保安嘀嘀咕咕,虽然有疑惑,但是他们更知道,江省大学每一位阔少爷,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,若眼前这个家伙,真是装逼的阔少,他们可真不敢招惹。 “咳咳!同学,你是哪个系的?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一名保安慎重起见,只见恭敬的对林风问道。 “嘿嘿……当然……”见到两名保安的模样,林风笑眯眯的小脸,顿时一板:“是假的!” 原本听到‘当然’两个字,两名保安还一脸庆幸,而听到后面,二人脸上的庆幸顿时凝固起来。 额…… 林风投给二人一个鄙视的眼神,摸了摸鼻子: “我是在装逼,装着吹牛逼!你们的智商真感人!” 卧槽…… 两名保安差点把鼻子气歪了,当场便要发飙。 然而,就在这时,林风脸上再次浮现笑眯眯的神色: “我劝你们不要发飙,我可是你们校长请来的吆!” “放屁!” “你敢说你们校长放屁?”林风瞪大了眼睛,一脸夸张表情的说道。 “我没说我们校长放屁,我说你放屁!” “那你们校长到底放不放屁?” “我们校长当然放屁!” “你又说你们校长放屁!” 此刻林风和保安大眼瞪小眼,叽里呱啦一大堆,不过林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,而两名保安感觉越来越诡异。 就在两名保安感觉不对劲的时候,一道严肃的声音传了过来: “谁说我放屁?” 这一句话,让两名保安浑身一个激灵,二人脸上气呼呼的神色顿时僵硬,当他们转过头,顿时看到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的老者站在他们身后。 这老者满脸威严,正是江省大学的校长——严松! “校……校长……”两名保安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,心中恨不得将林风撕成八瓣,这个混蛋坑啊。 “哼!”严松狠狠瞪了两名保安一眼,老脸之上闪烁着怒容。 而此刻的林风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瞄了一眼严松,嬉笑着说道: “严老头,他们说你放屁!你到底是放屁?还是不放屁啊?” 嘎! 林风的话语,让两名保安顿时一呆,他们可是知道严松作为江省大学的校长最为严苛,素有‘黑脸阎罗’的恶名。 从来没有人敢和严松开玩笑,而现在,这个土掉渣的小子,竟然敢叫对方‘严老头’,而且问对方放不放屁? 这……这简直是茅房里打灯笼,照屎(找死)啊! 两名保安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,等待严松发飙,然而,紧接着响起的,不是狂风暴雨,而是…… “哈哈……小祖宗,您终于来了!可是让我这把老骨头好等啊!” 啥玩意? 两名保安完全傻眼了,他们此刻看到,严松竟然一脸屁颠屁颠的跑到林风近前,老脸上的媚笑,简直仿佛菊花绽放。 这……这特喵的怎么回事? 两名保安揉了揉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以严苛著称的‘黑面阎罗’! 而此刻严松根本没有在意保安的震撼,赶紧拉着林风便走进了江省大学,一边走,一边对着林风亲切的说道: “小祖宗,上次打电话说的那种病,能治吗?” 严松和林老先生是老相识,自然认识林风,更是明白林风的来历和身份。? 想到林风的身份和威名,严松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,态度更加恭谨起来。 林风斜眼看了下严松,笑眯眯的问道: “老家伙,你蛋疼?” 严松面色一僵,尴尬的说道:“是……是睾完疼!” “那不就是蛋疼吗?”林风给了严松一个鄙视的眼神,而后笑嘻嘻的说道: “蛋疼不是病,疼起来要人命!”